齐齐哈尔新闻网1月27日讯(张丹 记者 李雨桐)面对昂昂溪区突发的疫情,在区委区政府、区教育局的号召下,教师们毫无怨言地加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防疫战斗中。消杀组是疾控中心冲在最前面的队伍之一,昂昂溪区教育系统的4 名教师毅然加入了这个行列,冲向抗疫一线,成为光荣的切断病毒的消杀员。

姚洪河:“疫”不容辞

第一小学姚洪河老师负责每天给住过病患的污染区消毒。大家曾认真的问他:“到污染区消毒,你不怕危险吗?”他笑了笑说:“当时没有想害怕和危险。接到命令,必须立即执行。”每天姚老师全身一级防护,憋闷程度可想而知,不仅如此,他还要背着50 斤重的喷壶去消毒,每给一个消毒点消毒完,身上早已大汗淋漓。因为每天上午要集中完成3 个消毒点的消毒工作,姚老师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浑身冒冷汗,眼睛疼得哗哗流泪,但是第二天他又毅然坚持消毒工作。

消毒时间不固定,随时会有任务。有一天晚上6 点,姚老师被派到大五福玛村消毒,夜晚的村屯漆黑一片,戴着护目镜身穿防护服,看不清环境步履蹒跚,完成消毒任务时已是凌晨。

董烈清:“疫”直值守

第三小学董烈清老师是一名50 有余的优秀共产党员,在这场形势严峻的战“疫”中,勇挑重担。

董老师负责隔离宾馆和护送车辆的消杀工作,当护送专车回来后,要对这些车辆内外彻底进行消杀。每天的工作随机性很大,只要有车回来,随时消杀。为了不影响出行速度,他每天住在学校,24 小时随时待命。自14 日以来,他没回过一次家,更没有与妻子和孩子见过一次面。仅1 月17 日一天,就消毒车辆27 辆。当脱下防护服时,满身已被汗水浸湿,脸上则被口罩、护目镜勒得满是印痕。由于长时间接触消毒水,他的眼睛严重浮肿酸痛,流泪淌鼻涕。董老师默默守护,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做疫情防控的先锋。

杨立昌:“疫”无反顾

做着同样消杀工作的还有第二小学优秀共产党员杨立昌,1 月14 日,杨立昌老师被分派到区疾控中心消毒组,负责隔离宾馆和大五福玛村的消杀。

集中隔离宾馆随时可能有被感染的风险,无症状感染者被送到定点医院后,他要对住过的房间进行全面消杀,细致认真地对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进行消毒。杨立昌每天住在学校办公室,处于24 小时“待机”状态,无论夜多深,手机一响,立刻冲到抗疫第一线。每当忙到深夜,卸下一天的疲惫,脱掉厚重的防护服时,也是一次考验更是触碰危险。穿防护服容易,但难点在于脱掉防护服。脱防护服动作是被提示错误最多的环节,稍不小心,手和身体就碰到了防护服外侧污染区。杨老师小心谨慎地脱下防护服,每脱一层手部都要消毒一次。

韩明辉:“疫”往直前

榆树屯小学韩明辉老师,14 日调到区防控中心负责集中隔离点和防御车辆消杀工作。隔离点宾馆,可想而知是危险等级最高的地点,里面安置的主要是大五福玛村密切接触的隔离人及无症状感染者居住过的房间。

15 日和16 日连着两天,韩明辉老师都是白天在隔离点进行消杀工作,晚上又来到托老所值守。17 日8 点开始对隔离点防疫车辆消杀,车辆不定时来去,需要穿好防护服随时待命,直至次日凌晨1 点多,完成了隔离点及15辆120 车、7 辆303 大客车、5 辆36 路,共27 辆车的消杀工作。消杀完一辆车换一套防护服,消毒水刺激得眼睛干涩,防护捂的手和颧骨都红肿了,他都没有一句怨言。当提到家里爱人也是教育系统的需要值守,读初二的孩子在家没人照顾时他哽咽了……

自1 月12 日起,昂昂溪区教育工作者用时间告诉了人们,“知责任者,大丈夫之始也,行责任者,大丈夫之终也。”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教育人的责任与担当,为全区人民在病毒面前筑起一道难以逾越的坚固防线!